德国足球失去血统被质疑 拜仁拨乱反正找回意志

   先不要激动。我打算谈论的不是种族主义话题,而是另一个概念。即:除了实力和运气之外,夺冠还需要血统。这是 人对此次 铩羽而归的最大反思,而德国人反思之后的行动也是最迅猛的。当娇贵的德国国脚们还在休假之时,一股变革的浪潮已经在德国汹涌铺开,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重新赋予德国足球以冠军的血统。

   的失败,媒体归纳出的第一原因是,勒夫在与 的比赛中排出了“乌龙阵容”,所以德国队死于“自杀”。但这只是表象,本质却是,勒夫也好,德国队也好,他们都缺少了冠军的血统。勒夫一生中只尝过一次冠军的滋味,那还是在1997年,他率领 队夺得了 冠军。且不论此次冠军的含金量,时间也已经过去15年了。而在他成为德国队主帅之后,三次大赛的成绩分别是一次亚军,两次季军。德国队的实力不足是事实,可1954年的德国队不同样远逊于 ?1974年的最强者难道不是 ?连续三次与大赛冠军失之交臂之后,勒夫当然要接受质疑。他是让德国队踢得更漂亮了,但也更“不德国”了,谁还记得德国队上一次逆转比赛是什么时候?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。连德国足球最引以为傲的顽强都失去了,德国足球的冠军血统又何以藏身?

  德国队更应该被质疑,尤其是占据主力阵容大半壁江山的 帮。他们在过去的一个赛季中分别取得了联赛、杯赛和 三次亚军,这难道仅仅是偶然吗?联赛和杯赛他们是完败,可欧冠决赛对阵 ,拜仁占据着绝对优势却屡屡错失夺冠的机会。一个小细节反映出拜仁的大问题:当 在加时赛中获得点球机会时,被视为球队领袖的 竟然不敢正视,当罗本点球罚失后还懵然无知,直到门将 催促他赶紧重新投入比赛。如此脆弱的心理证明了,他在点球大战中的罚失实非偶然,而在罚丢点球后,尽管拜仁还有机会,但施魏因斯泰格却已放弃,将头埋入到衣领里痛哭流涕。在如此领袖的率领下,拜仁又怎能夺冠?有如此一支拜仁,德国又如何能夺冠?

  庆父不死,鲁难未已。拜仁球员缺少夺冠的血统,但主要责任并不该由他们来承担。俱乐部经理内尔林格是头号罪人,在他任职的三年时间里,拜仁两次与欧冠冠军失之交臂,而且国内赛场越来越退步,甚至不得不承认拜仁已退居第二。历史上的拜仁,比赛可以输,冠军可以丢,但自信心却从不缺乏,何至于如今的主动缴械?当拜仁在联赛中还有夺冠希望时,内尔林格就公开表态要放弃联赛。这是对拜仁的羞辱,更是玷污。兵熊熊一个,将熊熊一窝。所以,拜仁毫不犹豫将他驱逐出队,并请来了萨默尔。阴霾散去,拜仁的天亮了。

  提前庆祝一年之后的冠军当然为时过早,但重要的是,拨乱反正的拜仁做出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。就像霍内斯所承认的:“其他人我们根本没有考虑过,萨默尔是唯一的选择。”为什么?答案就是他的名字。按照马特乌斯的话来说,“萨默尔是个为冠军而生的人。”这句话的另一个解释就是:萨默尔有着纯粹的冠军血统。就像他自己所说的:“除了冠军,其他所有的一切都会让我不高兴。我们应该、必须,而且将要夺冠。”

  作为德国队夺得的最后一届世界大赛冠军的领袖,萨默尔远比“前二流球员”内尔林格清楚该如何夺冠。他能够唤醒拜仁的冠军血统,并为以拜仁为骨架的德国队注入冠军血液。勒夫无法再变了,但德国队的血统可以变。找回“意志”的德国队+勒夫的战术体系,这是唯一的正确之路,而前面六年显然是剑走偏锋了。

Read More